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史敏 律师

慈善信托—在美捐款的正确打开方式



美国大选年的纷纷扰扰,让不太平的2020年变得更加动荡。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的,无论谁当选,你都不会是他们朋友圈中的一员,你的孩子不太可能和他们的孩子一起上学。你的酸甜苦辣,他们无从体会,他们的权力游戏,又岂是普通人所能理解?虽然从宏观讲,政治走向当然会影响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从微观讲,我们所生活的环境,有所交集的同事、邻居、朋友、社区才是最直接相关,值得我们去珍惜和关注的。我们都希望留给子孙后代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只是寄托于政客往往让人失望,所以美国社会才会有那么多林林总总的慈善组织,涉及宗教、教育、艺术、医疗、科学研究、环境保护等等,来推进每个人最关心的事业。好在西方社会对此有一定的共识,往往对于慈善组织以及支持慈善组织的捐款者有各种政策和税务上的优惠和鼓励。简单的说,我们普通人挣得钱,要交好几种类的税,比如工资和劳务所得,首先要交收入税,然后普通人将税后的钱用于储蓄或者投资的话,利息又要交收入税,资产增值的部分要交资产增值税。对于一个中产双职工家庭而言,被政府分去三分之一的收入,是轻而易举的。对于高净值人士而言,如果不做任何税务规划,则赋税更重。所以如果你有自己支持的慈善事业,本来就会时不时的捐款支持的话,用慈善信托的方式可以有效的让政府让出一部分税收,而你指定的受益人和慈善机构可以分享政府让出的这块蛋糕


在美国,慈善信托有很多种类,基本原理就是设立人转入的信托资产,有一部分会捐给慈善组织,另一部分则会给自己指定的受益人(通常是自己的后代)。如果设立人或者受益人一开始需要资金流,那么可以做成 Charitable Remainder Trust。先每年从信托里取出一部分钱支付给受益人,最后信托结束的时候,剩余的信托财产将捐给慈善机构。也可以反向操作,做成charitable lead trust, 先每年捐款给慈善机构,最后信托结束的时候,剩余的信托财产全部流向指定的受益人。今天我们举个慈善信托中最简单的例子来说:


张总成功人士,也热心慈善,他的总资产大概1000万美元,根据资产的增长速度,预计在将来百年之后,资产总额肯定会超过遗产税的免税额度。假设他有一个投资账户,cost basis 是20万,现在涨到了100万。他可以选择直接捐款100万给慈善组织,也可以选择将这100万放入一种慈善信托(charitable remainder trust,简称CRT),实现多重税务优化。

  • 资产增值税(capital gain tax)的优化:将这100万放入CRT,可以绕开80万需要交增值税的部分,因为如果不做任何税务规划的话,按照23.8%的增值税率来算的话,张总难逃19万多的增值税。

  • 捐款当年收入税(income tax)的优化:张总作为高收入人群,假设收入税税率为37%,在将100万转入CRT信托当年可以享受折扣后的慈善捐款的抵税额度,可以少交$4万5左右的收入税。

  • 受益人每年的固定收入:假设该资产今后20年一直以10%的投资回报率在增值。如果张总是以100万直接捐掉了,那么以后的增长都与张总无关,而是全部由慈善组织享有了。但是,张总觉得他的子女在未来20年可以受益于每年10万的收入。那么在信托中,可以设计为,每年的收益固定由该信托支付给张总的子女,一共支付20年。这样张总的子女一共可以拿到200万。

  • 慈善组织的受益:20年之后,留在信托里的100万资产,在信托结束的时候,将全部进入慈善组织。

  • 遗产税的优化:如果张总不将100万捐出或者转入CRT信托,并且他的资产总额在去世前已经超过终身免税额度的话,那么100万连同增值部分,就有一半需要用来交遗产税。这也是一笔很客观的数目。

当然,以上的例子,只是最最简单的举例说明,不能视为是税务或者法律建议。这里有很多预设的前提,也有很多可控和非可控的变量,会影响最终的结果。所以说设立慈善信托本身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需要和你的税务师和信托律师通力合作,来确保对于未来的规划是针对你的个人和家庭情况是最优的设计。如果你有相关需求或疑问,欢迎联系我们做进一步咨询。


史敏律师事务所全天正常运作,为顾客提供远程的法律服务。我们通过电话、邮件、视频会议等方式与顾客沟通、准备相关文件,并通过视频会议现场指导文件的签署。所有的服务都无需会面,确保顾客的安全。


400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