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史敏 律师

拜登的税改方案,真的是狼来了吗?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套用在美国的政策路线,左了向右,右了向左,人类文明就在试错和集体失忆的历史循环中缓慢向前。


如今拜登当选新任总统在即,税改方案也成为了热议重点。作为财富传承领域的律师,税务的影响是我们在为客户财务规划服务中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特别是高净值人士和家庭。

大家知道美国税务种类繁多,常见的有收入税、增值税、工资税、赠与税、遗产税、继承税、销售税、转让税等等。对于财富传承领域,影响最大的是赠与税(gift tax)和遗产税 (estate tax),因为这两种税的个人终身免税额度(lifetime exemption)是一起算的,通常会一起考虑。其次是增值税,因为代际传承,往往涉及到资产的增值和用来计算增值的成本价(cost basis)。


目前的赠与税/遗产税的终身免征额度(lifetime exemption)是处于历史最高点的1158万美元。所以目前很多人都不用担心。但问题是,这个免征额度不是一成不变的,原本是在2025年结束,拜登当选后,如果税改方案通过,有可能提早将1158万的免税额度下调至549万。

而一个人到底适用什么数额的免征额度取决于赠与和死亡是什么时候发生。比如,如果有富豪今年想赠与1000万或者去世留下一千万遗产,那么就不用交联邦赠与税、遗产税,因为还在免征额度以下。如果税改以后,只有549万免税,那就有451万需要赠与与税 或者遗产税,按照40%的税率,共交税180万给山姆大叔。


当然税改方案中,最狠的还不是免税额度的下调,更厉害的一招是增值税,计算成本价的变化,不再允许step-up basis。这一招几乎会影响到所有的人。什么叫 step-up basis 呢?所谓增值税,自然是对资产增值部分所征的税,既然讲的是增值,那么必然有个计算的初始价格(比如买入的成本价)以及当下的市场价格。


举个例子来说,老王在纽约买的房子,买入的时候是20万,住了一辈子,等到他去世的时候早 就涨到了1百万。那么他儿子继承了这房子,转手卖掉1百万。放在现在,他儿子不是用老王买房的价格计算增值的,而是用继承时的市场价格1百万来计算的,所以他没有任何增值税。如果拜登税告后,取消了step up basis, 老王的儿子必须以老王的买入价来计算增值税,那么就有100万-20万=80万的收入需要交增值税。


不仅房子,股票也是如此,所以但凡增值很大的资产,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当然,这个税改方案最终能否通过,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参议院是否会由民主党控制等等。过于激进的税改方案在国会会受到很多阻力。但无论如何,财富传承税方面对富豪的巨大税务优惠,将缓缓落下帷幕。


正如网上一位段子手写的:“身无分文的红脖子们非得选共和党,死活不让给挣40万以上的加收入税,也不让身价千万的富豪加遗产税。反之,华尔街硅谷的有钱人大多选了民主党,欢天喜地迎高税率。穷光蛋们要反社会主义,有钱人要均贫富。看来马克思实在是错了。” 这里面的Irony 的确有点搞笑。正如选了拜登的这些富豪们,并不是不知道会有不利的税务后果,而是还有他们更在乎的东西需要权衡。


也正如财富传承规划,税务只是其中的一个考量因素,并非全部,虽然从财务的角度,现在很有可能是未来几年来规划的最后一次好机会了。但我也能理解为何很多人还会犹豫不前,因为每种规划都有利弊,人生中的变化又往往是始料不及的,每个家庭的具体情况是复杂的,每个人的顾虑也都是复杂的,如果一切需要权衡利弊的因素都能用数字来计算,那一切又都简单了。


鉴于这一领域的复杂性,每个人能做的就是在相关税务和法律领域专家的指导下掌握准确的信息,根据自己的个人和家庭情况,做出最适合自己的决定。


如果你有相关需求或疑问,欢迎联系我们做进一步咨询。

298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